薛军:创作乡土文艺温润农民精气神

时间: 2019-10-09 17:58    来源: 未知   
点击:

  52岁的薛军是土生土长的尚义人。20年间,他用自己最擅长的方式,将一个个鲜活的身边事浓缩成一首歌,一出二人台小戏,既反映了农民的精神生活,也让更多的人了解到农村正在发生的变化。进入脱贫攻坚的决胜期后,薛军的创作热情也随之更加高涨,他继续从乡土中汲取营养,不断为父老乡亲传递着有品质的精神给养。如今,他希望创作出更多“接地气、传得开、留得住”的作品,从思想上点燃乡亲们奔向致富的火苗。

  上世纪八十年代,薛军考入了尚义县第一中学。也就是从那年起,他成为了一名“追星族”。那时每到17时30分,为活跃校园气氛,操场上的大喇叭里总会播放一些红色歌曲。受家庭条件所限,薛军鲜有机会接触到这些。当听到《边疆的泉水清又纯》、《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等已红遍大江南北的“流行”歌曲时,一向感情内敛的他被深深地迷住了。抑扬顿挫的旋律,高亢宛转的歌声,像一股股电流直抵他的内心深处,让这个从未离开过家的少年沉醉其中,从歌的意境里寻味着祖国山川的秀美。闲暇时,意犹未尽的薛军还凭着印象,有板有眼地学唱几句,让同学们都觉得他颇有些天分。

  都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虽然对音乐一窍不通,但求知欲强的薛军却想尽办法,试图接近这门艺术。筹备年货时,他特意跑遍集市,寻找那些耳熟能详的歌曲单页,回家后哼着旋律,对着五线谱,学习每个音符的发音。随后,他打听到食堂里掌勺的刘师傅曾是内蒙古自治区兴和县晋剧团的演员,于是他又成了职工宿舍里的常客。曲高和寡,知音难觅。出于对音乐的喜爱,薛军与刘师傅结成了“忘年交”。

  由于农村环境闭塞,学习相对小众的音乐着实不易。但薛军并不气馁,凭着一腔热情,从一点一滴中汲取营养。到高三时,他不仅能识谱,还会弹奏凤凰琴、吹口琴,由一个门外汉蜕变成了略知一二的内行人,度过了自己音乐的启蒙阶段。

  1988年,薛军考入张家口师专物理系后,正逢学校组建业余声乐班。有一定音乐基础的他,幸运地成为了15人中的一员。更大的平台意味着更丰富的资源。在专业老师的教授下,薛军刻苦练习,掌握了难度很高的咽音练声法,运用这套方法唱歌,不仅歌声洪亮持久,而且丝毫不费嗓子,至今他仍受益良多。在学校乐器房,薛军还接触到了被誉为“乐器之王”的钢琴。手指按在黑白琴键上,随之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这是薛军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大学时光总是快乐而短暂的。与志同道合的人为伍,薛军不仅开阔了眼界,对音乐也有了更深理解。但人往往无法跳出命运的安排,毕业后薛军并没有继续追求梦想,而是选择回到家乡,成为了一名物理老师。面对着一群想走出去改变命运的孩子,出于一份责任,薛军只能将音乐暂时搁置,潜下心来研究教学。

  10年间,薛军在工作上屡有斩获,而就在身边人已快淡忘了他的音乐才能时,一次偶然的机会,让这个中年人又回到了他熟悉的舞台。

  1999年,尚义县在职工系统内组织演讲比赛,在那次比赛中,薛军不仅代表学校获得了亚军,还在表演环节中一展歌喉,征服了现场的评委与观众。因为这次经历,让默默无闻的薛军声名鹊起,开始应邀以主持人或歌手的身份,出现在尚义县的各大文艺演出中,他的生活也由此翻开了新的一页。

  既然又将音乐拾了起来,薛军便不肯再轻易放下了。与民间艺人切磋、向专业人士求教、上网查阅资料……他在有限的时间里不断充实自己,弥补着失去的光阴。为了适应基层文艺工作的需要,他还硬逼着自己走出舒适区,从作词、编曲到录音、后期制作,都有所涉猎。

  音乐知识与技能的不断积淀,为薛军在创作上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也迎来了他艺术上的收获期。歌曲《选择》在中国杯全国原创歌曲征集中获得金奖;《精彩中国》在全国第六届新创词曲大赛中获得二等奖;他还连续多年负责尚义春晚音乐原创部分……在荣誉面前,薛军并未驻足欣赏,而是继续扎根乡土,寻找新的灵感。

  随着精准扶贫政策的推进,薛军作为见证者,一直希望用音乐记录家乡发生的深刻变化。于是在下村体验生活时,他特意搜集那些鲜活的故事,为自己的新作品填充血肉。大营盘乡六十庄村的宋宪老汉,曾担任过村干部,虽然家境并不宽裕,但却不愿吃低保。用他的话说,“只要还有力气干,不给政府添负担”。于是,宋老汉和老伴四处收集小羊羔,盘算着“以羊养老”。同村的陈万胜与丧偶的张红组建了新的家庭。然而天有不测风云,继女被确诊为急性白血病和先天性脊柱裂。为了给她看病,陈万胜6年间花费40多万,积蓄几乎被掏空。面对困境,陈万胜不等不靠,主动承包了180亩地,在村干部的协调下,还贷款购买了所需的农机具。此后,一家人的生活渐渐有了起色。切实感受到党的温暖的陈万胜,向村党支部递交了入党申请书……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一次当薛军外出采风返家后,脑海中不断浮现着老乡们质朴的笑容,在心里酝酿已久的情感终于喷薄而出,一首《暖心》也随之诞生。歌词中,“你扶起了精气神,扶出美丽大家园,老百姓好梦圆,才是和谐幸福年”,道出了乡亲们的心声。

  此外,薛军还不断开拓新题材,有意尝试坝上人民喜爱的二人台戏曲创作。十三号村距离县城3公里,是“草原天路”西段的入口,素有“青山脚下第一村”之称。但此前独特的自然风光并没有给村民带来实惠,青壮年全部外出打工,村里只留下了一些走不出去的老人。在扶贫政策的引领下,村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成立农宅合作社,推行“住宅入股、以股分红”机制,不断发展乡村旅游,让荒凉的小山村变得红火热闹起来。与老乡在炕头唠嗑时,总听到他们说,“现在庄户人在天上活的了”,让薛军感同身受,于是创作出六幕二人台剧本《青山脚下第一村》。扶贫先扶志,随着这部二人台广受欢迎,也让十里八乡的村民们看到了希望,坚定了摘穷帽的信心。

  薛军努力从泥土中汲取营养。为了让创作更接地气,他想到了有过一面之缘的吕峰。吕峰也是尚义人,与薛军的人生轨迹有很多相似之处。怀着一种对艺术的信仰,吕峰创立了自己的艺术团。从当初一个步履维艰的草台班子,发展到如今足迹遍及晋冀蒙,每年下乡演出500多场的知名剧团,用吕峰的话说,“靠的就是演出内容接地气。”

  吕峰对薛军也印象颇深。一次参加县里演出结束后,他想向字正腔圆的薛军学习普通话,却被薛军一口回绝了。薛军解释说,地地道道的乡音是二人台的生命,学了普通话很可能会影响他唱腔的纯正。吕峰接受了他的建议,也看出了薛军对于本土艺术的热爱。

  因为经常将文艺送到老百姓的家门口,吕峰的艺术团被誉为“草原上的轻骑兵”。也缘于这份对观众的了解,让薛军与他的交集日益频繁。薛军创作的一些新作总要征求吕峰的意见,而吕峰索性将作品直接呈现给观众,倾听最真实的声音,再反馈给他。一来二去,薛军逐渐抓住了观众的心理,创作了一批诸如《拆迁》、《一个不能少》等贴近农村热点话题的二人台小戏,那直白押韵的唱词,句句说在了村民的心坎上,在给大伙儿带来欢笑与反思的同时,也宣传了国家精准扶贫的好政策。

  好的作品无不凝结着作者的心血。为了一句歌词,为了一段旋律,薛军总要反复打磨,不肯降低水准。而这种态度上的不妥协,源自他对这片乡土的热爱,对观众的尊重。如今在创作之余,薛军将精力放在了搜集整理本地古曲谱上。一次偶然的机会,薛军与李占雄老人结识,才知道在尚义竟流散着年代久远的工尺谱。工尺谱是民间一种流传很广的记谱法。由于时代、地域不同,工尺谱有着不同的写法与读法。因此,将工尺谱译成现代简谱的难度可想而知。但薛军却乐此不疲,他希望通过寻找、破解本地的工尺谱,与前人隔空对话,还原大美尚义曾有的风貌,提升家乡的文化厚度。10月1日湘钢工业线材调价信息作为AI落地的载体,今晚平特开哪个生肖


金钥匙高手论坛| 六和开奖结果现场直播| 上期台湾码开奖结果查询| 惠泽群社欲钱料出特肖玄机诗| 今期新老藏宝图图片| 最老版管家婆一句爆特| 温州财神心水资料玄机| 白小姐开奖记录今晚| 财神报跑狗图论坛| 香港九龙精英正版救世|